Tuesday, October 7, 2014

香港! 我的香港! 原來我仍愛妳!

剛從大统華出來,在那裡鑽了半天,因為太太有命要在那裡尋找很多減價貨品,和要訂定火雞,以便週末感恩節和朋友在家裡聚餐。每次進出華人活動的地方時,心中很自然地浮現著香港的種種景象,既熟絡,又親切。由於過去數天在香港發生的大事,在人頭湧湧的大统華內,這親切和熟絡的感覺,更形强烈。

關於香港最近的民運事件,我已先後在網誌上發表過四篇拙作。感謝主,今事件暫告一段落,雙方從街上對峙轉移到談判桌上對話,總算如多數人所願,避免了進一步的暴力、血腥和仇恨。在此刻,縱使事態仍未明朗,大家總算能暫時舒一口氣。

這次事件讓我看見自己埋藏心中多年,對生於斯、長於斯的香港的感情仍未泯滅;結婚前一天在维園參加九一八静坐示威的傻氣仍存。這感情就像分手多年的情侶,一旦愛火重燃,便一發不可收拾;也像不和的母子,雙方縱存隔閡,但親情卻不能斬斷。星期日那天,在網上看著青春可愛的學生們被防暴隊用棍打,用胡椒噴霧噴射,用催淚彈襲擊,心裡哀痛莫名,熱淚奪眶而出。

香港! 我的香港! 縱使妳我闊別寒暑數十,縱使妳可能已不再愛我,但原來我仍愛妳!不過,妳為甚麽竟變成這樣?

香港! 我的香港! 妳怎能忘記妳的子女?妳既然對這些青春可愛的臉面,這些留在家中事奉妳的子女一點也不憐惜,難道妳會記起我這個奔走遠方,頭也不回地離妳而去的兒子?然而,我又怎能假裝自己體內流著的血,不是從妳而來?

連續七、八天,香港南華早報成了我每刻鐘瀏灠一次或多次的網頁,內心時時刻刻記掛著香港局勢的演變。

這件事也改變了我對香港青年人的觀感。我已說過我不贊成他們佔中,但過程中,他們的言談和表現卻賺取了我的好感和同情 (同情不等於贊成)。明顯地,他們不是很多人所說的「被縱懷」、「沒頭沒腦」、「只知打機和享樂」的一代。他們願意為理想站出來;一般來說,做事很有組織和條理,自制力強,顧及他人,危難中仍堅守原則,實在很難得。眼見純真的學生們被黑社會份子狂打,被無良攪事者非禮,心裡又是一陣陣的隱痛…。

1 comment:

  1. Dear Edmond,
    很能明白你的感受.這次發生在香港的對立和衝突,不同的階層有不同的意見,當走在政治的切面時,誰比誰更正確就變得刀光劍影了.法西斯如是,列寧和馬克斯如是,法西斯古如是.
    在現今的世界,究竟是人民需要政府的保護多些,又或是政府更要依賴人民成為其骨幹?人類不是仰望著–個人人平等而生活和平的地球村嗎?幾千年的發展,所得到的只是國與國的界域更加深嚴.人生活的素質只計較在自身利益的多寡.家庭如是,工商如是,國家亦然.
    今日香港的年青人是可隣的.生活在兩種極端的政治因素的環境下,茫茫然看不到出路.五十年代時,社會貧乏,但一個中學畢業生卻有很多的機遇.今日的大學畢業生,其中有多少個能青出於藍勝於藍呢?是他們沒有努力?或是社會的制度不能給於機會?連民主都要乞求,何來機會.我為他們難過.
    Stephen Tang

    ReplyDelete